清平乐梁怀吉赵徽柔结局

2022-03-20 06:15:19

徽柔的快乐就是怀吉的全部愿望,是他愿意用生命去追求的东西!怀吉明知驸马已定李玮,徽柔与曹评的每一次见面,每一次交流都是饮鸠止渴,但怀吉就想让徽柔能快乐一会儿,怀吉小心地护着徽柔与曹评的秘密!

少年徽柔出宫时曾在赛神会上看到扮后羿的曹评,曹评俊美潇洒的模样迷倒了万千少女,也深印在徽柔脑海。但她不知这美少年是皇后娘娘的侄子。

后来宫中朝会,曹评兄弟入宫,公主脱口而出:后羿。曹评还因此挨了皇后一顿训斥。曹氏兄弟与徽柔一起去后苑玩耍,有很多戚里贵族子弟都在那儿打球玩耍,曹评尽展其才艺,公主迷恋不已。但曹评手把手地教徽柔打球以及徽柔对他的依恋,让官家很不舒服,转头就当众公布李玮为驸马。

曹评与徽柔都不甘心!

一次,徽柔在竹林,看到曹评与教坊女卢颖娘合奏一曲清平乐,他们甜蜜陶醉的样子,徽柔很吃醋。

回来后,徽柔就专门学习弹箜篌,怀吉也颇通音律,徽柔与怀吉的笛声相配也很美。官家的寿诞快到了,公主与怀吉在竹林演奏,准备在官家的寿宴上演奏献寿。

美妙的声音引来了曹评:好默契的配合,可惜错了一个音。臣闻声而来在竹林听了许多,只觉得箜篌之音很熟悉,如歌如诉,仿佛有无数的话要说,不想却是公主。

徽柔见到曹评没有搭理,而是躲在怀吉身后悄悄告诉他,让他转述自己的意思。

怀吉施礼:曹公子,公主说她与公子虽是亲戚,小时候又一起玩过,但如今长大了,男女有别,公主乃陛下长女,公子是皇后内侄,身份尊贵,一举一动,当合礼仪,请公子自重。

徽柔回去后却发怀吉的脾气,说怀吉欺负她。因为她让怀吉转述的话,怀吉落了一句,就是“公主乃陛下长女”,之后有一句“与教坊女优不同”。

怀吉说:臣不小心落了一句,请公主责罚!

徽柔说怀吉故意的,说他记性那么好,好几页的书不会背错一个字,转述几句话就落一句。

怀吉确实故意落一句,因为多这一句意思完全不同。没有这一句,公主就是讲礼仪识大体,男女授受不亲。加上这一句就是公主在意曹评,还吃一个教坊女的醋!

徽柔哭道:你觉得我对他说出那句气话,提到那个卢颖娘小气的很,几年了就记得那一件事,失了公主的身份,你觉得我不该这么说,这样很不得体对不对?

怀吉赶紧说:公主今日优雅大方,我想官家和娘娘看到了必定会十分欣慰的。

怀吉就是要在曹评面前表达徽柔识大体的一面,所以不动声色地落下那一句,他只想呵护着徽柔不受伤害。

但现在公主伤心:我就是小气的很,小气的很,这几年确实只记得那一日他与教坊女琴师在竹林合奏清平乐的情形。

怀吉掏出帕子小心地给徽柔试泪,后来曹评与公主在雨中共顶一件良服,怀吉不说。曹评还公主的伞上刺下的诗词情话给怀吉看,怀吉心中酸楚,但他不拿规矩礼仪规劝,甚至帮徽柔修改回寄的诗词。

怀吉不告诉官家,不告诉任何人,他只要徽柔开心!

官家要去国子监听讲学,徽柔也央求同去,因为她知道她的曹哥哥也在那儿听课。曹评发现了徽柔,两人悄悄地去了后面的藏书阁,怀吉发现了,紧随其后。

怀吉发现了两人亲昵的举动,怀吉就为让公主开心,没有惊动他们。转身却发现官家也随后而来,正好从书隔缝里张见曹评亲吻徽柔。怀吉扑通一声跪在官家脚下。

怀吉一言不发地跪倒,其实是在无声地诉说:自己没有阻止公主的逾礼,没有保护好公主,都是自己的错,不要责罚公主。

盛怒的官家把书砸向曹评,曹评也是一力承担是自己的过错,与公主无干!

回宫后,怀吉主动承认自己知道公主与曹评早有私相往来。官家责问怀吉:你知道他们私相往来,却不知他们今日私会吧?

怀吉:臣不知!

官家:你肯定不知,今天这样的场合,宰执重臣还有国子监那么多学子都在,万一发现他们的不是你我而是他们,后果不堪设想!你若事先知道定会阻止的,你一向对徽柔很好,又聪明懂事。对徽柔不好的事你一定会阻止。所以怀吉,你告诉我,为什么她与曹评私相授受,你竟放任不加阻止?告诉他朕,不许有半句假话与隐藏。告诉朕,告诉朕,朕那么信任你,你为何要替他们隐瞒,到底有没人对你威逼利诱,是谁?曹家皇后还是十三团练?

官家只知道怀吉维护徽柔,对她不好的事定会阻止,那现在不阻止肯定是受人胁迫利用。

谁知怀吉的回答却完全是另一回事:公主喜欢曹公子,曹公子的为人臣不敢评价,但是臣看到公主和他私通书信,和他互相恋慕是那么的开心。臣就想大约不会出什么乱子,臣总是想让她多开心一会儿,让她多开心几天。

官家哪里知道,怀吉对公主的爱与呵护还有纵容,早已超越自我,达到忘我、无我的境地。官家不懂,他只会说,徽柔是国朝最尊贵的公主,她为什么不开心!

1.怀吉能看出来曹姓并不是可以值得托付终身的那个人。2.怀吉身也是有私情的,他不想怀柔属于其他人,只想怀柔能属于自己,哪怕只是陪在她的身边。

上一篇:貂蝉是真心爱吕布吗(《吕布与貂蝉》结局)
下一篇:闫怀礼和刘大刚沙僧对比(闫怀礼与刘大刚沙僧对比)
相关文章
返回顶部小火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