武林外传中的小贝为什么会成为赤焰狂魔

2021-11-17 06:22:54

赤焰狂魔——莫小贝

夜雨无话,渐入凉

蝉鸣剃耳,风入堂

灯下自在,辨忠良...

十八里铺一民院的正房内,摇曳的油灯火苗凛然骤熄,屋中一暗。

“师傅,明早就到七侠镇了,。”背靠房门一黑衣中年男子悠悠问道。

身着一袭青衣的少年下意识的将怀中的木匣一紧,侧目也望去师傅。

“你是要问为什么我们要来给一个毛孩子送贺礼?”屋中正坐闭目眼神的一消瘦老者说道。

“师傅,我们虽然不是什么大门大派,但是衡山派现只剩个山头儿了,人都没得几个。我们师兄弟千里迢迢来这也就罢了,还需要师傅您亲自到场,并且还送上我和三师兄好不容易得来的...”

“师兄!”六师弟一边打断师兄的对话,一手将木匣侧与身旁,一手将用火折子将不多的灯芯再次点燃。

屋中不明不暗。

老者摆了摆手,青衣少年毕恭毕敬将木匣缓放于老者身旁水曲柳的长条桌上。

一只瘦骨嶙峋的手缓缓抚摸过木匣,虽然双目未开,但也能感到似有千般不舍。

“时代不同了,现在上有东厂,下有丐帮,如今这江湖的信息网也只有江湖月报那几个丫头还用得上我们,可惜了祖师爷留下的轻功和奇淫巧技了。不过你们师兄弟也尽得我真传,尤其是你黄义,入门最晚,天赋最高,轻功也是远胜于其他师兄弟。”

青衣少年闻言立马扣手施礼道“全凭师傅教导有方。”

“好了我的六师弟~”远靠房门灯光照不到的角落里,黑衣男子玩弄掌中之物似是不屑,接续说道。

“可这小小衡山派 真值得我们来吗?”

“衡山派以前是我们高攀而不得,这次反而是我们最好的结交机会,并且你想没想过为什么江湖其他大大小小门派都前来拜贺?”

老者边说边用指尖轻轻划开木匣露出一条缝隙,黑衣男子和青衣少年身子都不由自主的看了过来。

黑衣男子并未答话,眼神全在半开的木匣之上。

“衡山派莫小贝,一个女娃娃罢了,不成气候。但这同福客栈可不单是一个客栈。”

老者边说边将小指探于木匣内。

“汉中第一镖局,龙门镖局总镖头之女,点苍派七绝宫邱真人亲传弟子,佟湘玉!”

“京城六扇门,郭巨侠之女,郭芙蓉!”

“当年的恶鬼轩辕,如今隐退江湖的断指轩辕之子,李秀莲!”

“甚至连丐帮都将重点培养的四袋弟子小米安插于同福客栈!”

“葵花派与同福客栈也有瓜葛!”

“这还是小小的衡山派?!这是江湖上人人都想攀上关系的同福客栈!”

老者言辞激烈,而手上动作却甚是小心,用小指缓缓钩出藏于木匣内的机括隐线,顺势扯出数枚烽火霹雳弹放于木匣旁。若冒然开启木匣,近身者必死无疑。

显示所有大图

老者话锋一转,厉声喝道“匹夫无罪,怀璧其罪!”

木匣崩然弹开,一柄古朴短刀赫然出现!

说时迟那时快,黑衣男子身形一动,竟然直冲青衣少年而去,只见青衣少年竟夺去短刀冲破窗户,反手一金钱镖打向老者桌前的烽火霹雳弹!

黑衣男子见势,身形转冲向老者,手中把玩的金钱镖也脱手而出,直冲青衣少年射出的金钱镖。

但先手已出,后手难追。眼看金钱镖将打向引爆烽火霹雳弹。老者依然稳若泰山,双目爆睁,精光一闪,双手起落, 青衣少年和黑衣男子射出的双镖凌空消失,赫然止于老者手中。

一切发生于电光火石之间,窗户破开,风吹灯又灭。

青衣少年凭借过人轻功已然在雨夜中逃走。

这是窗外露出一憨厚大汉脑袋问道“怎么了这是?六师弟怎么嗖嗖跑了啊?”

黑衣男子指着大汉骂道“我的三师兄哎!让你守在门外, 你就眼睁睁的让他跑了!废物啊!还不如一条狗!”

“老五你疯了吧,这么大雨我愿意在门口守着就不错了!我追老六干嘛啊,老六又不是肉骨头。哎不对,我也不是狗啊?! 哎不对 ,师傅也没去追啊!不是!不是!师傅我不是那个意思啊。”

“好了,你们的轻功再加上雨夜追不上黄义的,你也进来吧”老者摆了摆手道,两枚铜钱镖滑入袖口消失不见。

大汉从窗户翻身一跃跳入屋内,立于黑衣男子身旁,低声问道“老五你怎么了这是?老六怎么了这是?”

“闭嘴!就你话多,一会赶得上我说半宿的!”

老者不语,手探向木匣内,双指一按,内衬下竟然还有一层。借由月光依稀看到,又是一柄古式短刀!

“这什么啊?挺眼熟啊”大汉一脸茫然

“你傻啊,这是当年我和你替师傅给连家屯的黄庄主送寿礼那次得来的”

“奥,对对!哎,我只记得那次带回来了黄义,把这个都忘了,可怜的孩子,几十条人命,那个惨啊,一顿饭的功夫,黄家庄只剩黄义一个人了,恩?师弟你饿不饿?一会吃点宵夜吧”

黑衣男子撇了一眼大汉,没有搭理。

“匹夫无罪,怀璧其罪”老者再次说道。

老者将刀拖于手中。

“十年了,黄义也是刚行冠礼,学得了我轻功、暗器真传。 却从未与为师交心,也是处处堤防各师兄弟。看来这几年的隐忍都是为了拿回这把刀。”老者摇了摇头,两指一弹,竟然冒出火星 再次点燃油灯。

灯光和月光交相辉映下,白红二色竟让人看不真切。

老者突然拔刀出鞘,一抹赤色残影划过屋中,刀身竟隐布满赤色锈迹。

“赤焰刀又名赤焰魔刀,听闻为东方不败成名前武器之一,但也就是宋式手刀罢辽,远不如本朝刀剑。”

“刀薄且宽,刀轻且短。出刀如持一巨扇,力不走背,心不如意。善使刀者,也犹如虎驾麒麟,不能使其攻守。”

“多少江湖儿女因为这把刀的虚名想得到此刀,未成想此刀也如人心一般,人浮于事,尸位素餐,留在我手也无用,故此做顺水人情赠与莫小贝罢了,这样才能保我们平安事 。”

“那老六怎么办?”大汉挠头问道。

“尾随我们一路的众人可都跟走了?”老者不答大汉问言 看向窗外说道。

“是的师傅。一路跟着我们的那几个人,老六冲出去没多久,就都跟着走了。”

“走吧,走吧,都走吧。明天到达七侠镇,也是了却我的心事”老者再次闭目。

“师傅,那我的金钱镖...?”黑衣男子问道。

老者竟打出呼声,大汉嘿嘿一笑,拉着不情愿的黑衣男子缓身退出了房门。

夜雨已停,二人立于在庭院当中。

大汉看向黑衣男子“黄义能逃走吗?”

“十年其实本不能,现在我不知。”黑衣男子看似答为所问,望向山林中,衣袖出滑落出一枚烽火霹雳弹,在手中玩弄。

黄义疾驰于山林中,几个腾挪及数发金钱镖,暂时将身后数人击退。其深知不能停留,但赤焰刀的巨大吸引力让黄义终于停在一山石之下。

拔刀出鞘,寒光一闪。黄义仔细端详一番,咒骂一句“老东西!坏得很!”

飞身一跃,折返赶往七侠镇。

一夜无话

黄义早早赶到七侠镇,藏于同福客栈屋顶之上。

次日,各大门派前来拜贺,好不热闹。

正午时分,老者和两位弟子也持贺礼来到,贺礼正是赤焰魔刀!刀未放于木匣之内,由大汉手持献于掌柜,在场不少武林人士也难掩贪婪神情。

“佟掌柜,这可是东方不败用过的宝刀啊!刀鞘用黑环蛇皮包裹,刀柄由翠鸟羽毛而制,出刀挥舞更是如赤焰出鞘啊!这柄宝刀才配得上我们莫掌门啊!”大汉手舞足蹈的说道。

“美得很,美得很,三位远道而来辛苦咧,快请坐!小郭!上茶!”东

老者看到赤焰刀被掌柜收了起来,也是长舒一口气,与各位武林人士叙起旧来。

直至夕阳落下,黄义探身望老者和弟子离去,眼中杀意翻腾。铜钱镖翻手一抖,出现在手上。可转念一想,又俯身在屋顶之上,静候时机。

老者走到街角处,望向屋顶,摇了摇头,又笑了笑,飘然离去。

三天,黄义蛰伏在屋顶整整三天,滴水未进。

黄义听闻老者对同福客栈介绍,不敢贸然动手,尤其这几日的见闻,让黄义更加笃定。

第一日,黄义本准备靠暗器偷袭众人,可正当准备出手之时。只见郭芙蓉为了劈开被厨子锁住的厨房,手持一柄利剑给客栈众人施展“奔雷剑法”削了一块萝卜,剑法之快,金钱镖根本伤不到众人。

第二日,黄义转藏于房梁之上,准备待客人走后,先拿下郭芙蓉,再夺刀。万万没想到,跑堂的白展堂竟然因为一点争执用葵花派绝学“葵花点穴手”点住了厨子,而众人竟习以为常。一个杂役和一个跑堂都有远高于自己的武功,这让黄义震惊不已。

第三日,黄义依然未动手,不是又撞见何等的高强武功。 而是这几日里,同福客栈无时无刻不传出的欢声笑语,天南地北的口音,慢慢的人情味,让三天滴水未进的黄义,竟然产生了幻觉,不想打破这的宁静。

犹如十年前黄家庄一般。

十年前一夜,两名男子夜入连家屯,拜贺黄家庄主寿宴,报上师傅名号送上贺礼,退身到宴席角落。

黄庄主贺礼一开,盒内暗藏烽火霹雳弹崩然而炸,黄庄主及身旁亲人无全尸。

院内惨叫声起,只见前来二人,已跳上院墙游走各处,环顾四周一番,手中金钱镖和烽火霹雳弹骤雨般砸下。

顷刻硝烟散去,尸横当下,无一人生还。

二人分头在庄内清点财务,一黑衣男子在东厢房内找到床榻上一昏睡的十岁孩童。

“你叫黄义?还以为你不在庄内呢,果然如传言一般,虽然体质羸弱多病,但靠你爹的医术保你到现在, 但确实是个轻功的好苗子。” 黑衣男子对孩童摸骨探脉说道。

“对不起啊孩子!你家人刚刚被奸人所害,就是为了这一柄刀,师傅命我们二人前来解救,但我们来晚了”一大汉身背一包袱似有重物,手持一刀,冲进屋内跪站在孩童身旁道。

“孩子,愿意跟我们走嘛?”大汉柔声问道,但边说衣袖中又滑落出一枚金钱镖暗藏于掌心。

孩童边颤抖咳嗽,边茫然的点了点走,大汉顺势夹起黄义,黑衣男子也夹起先前收拾的另一包袱,消失于夜色中。

而这名孩童,看着身后逝去倒退的景色,想到自己听到爆炸声跑过去看到的一切,又冲回屋中装作什么都不知道那无助的感觉,看了看大汉身上本属于父亲的短刀,没敢流一滴眼泪。

又是一夜 又是一夜

黄义不想等,也不想夺了,夺回又如何?也换不回曾经的黄家庄。

施展轻功冲天而起,飞速离开了七侠镇,去往连家屯的方向。

黄义前脚离开,客栈大堂内立马冲出那位叫白展堂的跑堂,轻轻一跃跳上屋顶查看。后院内的那位叫郭芙蓉的杂役也稍迟闪身出来。

白展堂与郭芙蓉查看四周,发现并无异样。唯独莫小贝和郭芙蓉的屋顶上有人潜伏的痕迹。

“展堂,这是咋回事情嘛?吵吵闹闹的,让不让人睡觉咧!”佟掌柜也穿好衣物,急忙下楼问道

白展堂看向屋内熟睡的莫小贝,对掌柜说道“掌柜的,小贝怎么说也是衡山派掌门了,也该学点武功了”

“大晚上说什么胡话,看你那个烦人劲咧,学什么武功, 睡觉睡觉!”

蝉鸣林更静,空水更悠悠。

当世武学奇才莫小贝

十岁继任衡山派掌门。

十二岁继任五岳盟主。

期间习得衡山派—衡山剑法。

葵花派—葵花点穴手、轻功。

郭家—奔雷剑法、惊涛掌 分筋错骨手、八卦连环夺魂掌、 七十二路小擒拿手、十三太保金钟罩。

点苍派七绝宫—移魂大法。

二十岁武功已入化境,自创功法。

剑法用于刀法,集衡山剑法和奔雷剑法之长,巧字加一个快字,异于正派常用刀行厚重之法。越善用刀者,越不明其刀法套路。

莫小贝持赤焰魔刀,劈空斩地,血色刀身犹如一抹焰火自在游走,点血绕脉,江湖上未尝一败。

《江湖月报》记载莫小贝性格乖张,飞扬跋扈,凭借邪门刀法宰杀恶人不计其数。

但不知为何,不少正派人士也成赤焰魔刀刀下亡魂,沉寂于江湖许久的金钱老人及其数位高徒也死于起刀下。

自此莫小贝卸任衡山派掌门、五岳盟主,划清界限,潇洒于江湖。

江湖人称

赤焰狂魔莫小贝!

作为一个不算资深的腐竹,《武林外传》陪我度过了许多快乐的时光,最近又重温一遍,感觉有些许意犹未尽,本来是准备写郭芙蓉的奔雷剑法,却又先写了赤焰狂魔,算是满足了自己一个小小心愿。

故事框架基本基于《武林外传》的结构,但写的风格比较保守,文末的诗句也篡改了《入若耶溪》原诗,希望大家别介意,开心就好。

7阅读

刑铺头上京,回来却是靠着讨饭才能回到七侠镇。佟湘玉出嫁衡山掌门,流落七侠镇。可想而知七侠镇靠近衡山。刑铺头北上京城,沿途惨不忍睹,用他的话是。亲娘嘞,满地的死人。

朝代是明朝。世道如此凄惨。朝廷不说顾及百姓,连刑铺头这样的公务员都无法顾及。所以此时情况和王朝末年类似。也就是崇祯最后几年。

崇祯一死,大明灭亡。满清铁骑席卷天下,七侠镇安能置之于外。以白展堂吕秀才的性格不知道愿不愿意剃头顶一个猪尾巴。

小贝变成杀人狂魔那定是遭遇了极大变故。什么样的变故才能让一个小丫头变成杀人狂魔,那只有身边亲人的惨死了。

上一篇:女孩喜欢腼腆的男生吗(性格腼腆的男生喜欢女生的表现)
下一篇:我想赚钱怎么样才能赚到钱呢(如何用50元赚更多的钱)
相关文章
返回顶部小火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