合纵连横的意义(合纵是合众弱以攻一强是什么策略)

2022-02-25 17:49:45

所谓“纵“,指在战国中后期倡导关东六国、或至少六国中的部分几国联合起来,对抗当时已经很强大的关中秦国,为“纵”牵线的行为叫做“合纵”;所谓“横”,指在战国中后期倡导关中六国中某一国与秦国交好,通过协助秦国攻打其它关东国家,补偿对秦妥协所付出的代价,为“横”牵线的行为叫做“连横”,而为合纵和连横奔走的人则称作“纵横家”。

耐人寻味的是,不论“纵横”,实际活跃其中的纵横家代表人物几乎都是关中六国的人物,而鲜有秦国本国人,这和秦国在战国时期重农耕和武力、轻智谋和文教有关,也和战国时代“士”这一阶层国家观念淡薄(因为没有可凭借血缘轻松获取的功名,不得不靠本事博取,而“买家”未必一定是本国),和各国竞相争取“国际人才”息息相关,认为“六国团结一定能胜秦”者就会热衷合纵,反之,认为“人多嘴杂不如心思专一,秦一定能赢”的就会热衷连横。值得一提的是,纵横家兴起的年代比较早,当时秦虽强却还不至于强到离谱的地步,齐、楚甚至早期的魏也是大国,因此在“纵横”之外也有赴齐、魏和楚,试图创一番事业的,只是魏处四战之地,梁惠王的雄心很快烟消云散,楚旧势力和王族太过强大,外人即便像吴起般出色也无力回天,吴起死后外国人才普遍望门生畏,齐一度人才云集,稷下学宫热闹非凡,但貌似“点错了科技树”,待乐毅伐齐后便一蹶不振,于是“纵横”就成了主旋律。

既然纵横家其实都是六国人,那么就必须从六国立场看问题。就六国中任何一国而言,合纵都本应是唯一的选择,因为其它关中国家普遍缺乏吞并同等大国的明确意识,仍然希望延续“一霸共存”的先秦体制,合纵成功大家好歹都能活下去,而连横的结果正如苏代所言,“以地事秦譬如抱薪救火,薪不尽火不止”,一方面把自己的土地人口送给秦国换取和平,另一方面试图从其它被秦攻击的关中国家中趁火打劫获得弥补,其结果就是秦越来越强,六国却一起削弱下去,最终被秦一举吞没。不从秦的角度分析,则是因为秦实际上并未主动推动“连横”,而只是一面加强军事打击,一面因势利导借用连横的力量,主要还是以军事打击为主,且如前所述,纵横家其实几乎没有几个秦国人,都是“富贵险中求”的关中各国人。

因为秦汉之际史料丧失严重,司马迁又是个典型的“历史文学家”,因此纵横家的记载很多都不靠谱,如苏秦是否能算“纵”其实大有疑问(他的两个弟弟倒具有纵家鲜明特色),而被津津乐道两千年的苏秦张仪之争其实历史上并不明显,真正对抗的纵横双方是张仪和公孙衍。纵横家为了富贵会随意改变立场,苏秦最初向秦游说求官,说的是连横术,秦不纳后出关就开始用合纵术说六国,而自己实际上很可能长期充当燕国的间谍,而张仪的对手公孙衍先在秦为相,搞连横,被逐走后成为魏相,就秒变合纵。张仪晚年也被秦国解职,只是出关后不久即死,否则天知道他会不会“横改纵”。

"合纵"策略就是"合众弱以攻一强"的策略。

"连横"策略就是"事一强以攻众弱"的策略。

对我们的启示是:要团结一切可以团结的力量,内部不要搞分裂,也不要搞阴谋诡计,更不能做精致的利己主义者的我们,从而失信于芸芸众生,失人于大千世界,沦落为孤家寡人式的我们。只有这样,我们才会有能力,有力量立于不败之地。

上一篇:秦桧的儿子后来怎么样了(秦桧后代有多少人)
下一篇:安徽淮南是皖南还是皖北
相关文章
返回顶部小火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