电影临渊而立剧情介绍

2022-02-21 18:09:48

我来说说看。心里问题,洗的不是手,而是罪孽,罪过,愧疚电影的主题细节提示

第一

片中的父亲利雄是个矛盾到极致的人物,甚至是看到了最后,我都为他感到了一种悲哀以及略带恶心的感觉,因为他那份人生观的扭曲。

利雄与妻子章江的关系算不上亲近,和女儿的互动反而会更多一些,但是对于女儿的生活,利雄关心的甚少,比如,女儿喜欢小风琴却不喜欢教导的老师,父母两个都不是那么清楚。

草太郎的到来,揭示了利雄曾经的罪恶,当年犯下的罪恶利雄也有参与,但是他没有坐牢,反而有了一个看上去和睦的家庭。

第二

对草太郎的到来,他接受,对他和妻子的偷情,他装作不知,更可怕的是,在女儿遭受了事故,草太郎消失不见之后,对这样的事实默然接受,直到和章江的对话后,我们才知晓利雄的心情,他把这样的情况当成了报复,这样的想法是何其恶心。

但凡对妻子和女儿多一点爱,都会感到愤怒的吧,但是利雄却把她们当成了救赎自己罪过的转嫁,虽然是自己的妻女,难道就可以当做拯救心理不安得背锅了吗?

直到结局之前,都对这个男人的行径感到反感,可怜在妻女真的在自己面前失去的那一刻,他才慌了,就像第一次见到女儿被伤害时的那样,人啊,总是会在失去的时候,才意识到对方的重要性。

第三

章江在片中是个很可怜的女人,丈夫对自己没有爱,只是维持生活罢了,好不容易看上去遇到了爱,然而草太郎又是个说不清楚怀有什么目的的男人。

是真的有爱意,还是单纯的怀有报复之心,确实不好说明,章江虽然心动,却又被桎梏的理智逼迫着拒绝,这也或许引爆了草太郎内心最后的那根弦。八年后的章江成了一个小心翼翼照顾女儿的母亲,同时她还总会表现出一种强迫症的症状,各种洗手。

女儿的现状,让曾经有过背叛行为的母亲,把行为的恶意最大化了,她每次清洗的不是什么外在的肮脏,而是心里面那份洗不掉的罪孽。


第四

有人看不懂,为什么母亲最后选择带着女儿一起自尽,身边还出现了穿着红色上衣的草太郎的幻影,感觉是章江终于感觉到了萤的痛苦来源不是曾经临近死亡,而是在现下这样的活着。

利雄曾说,怕萤看到他们吃饭的样子难过,可难道不被接触就不难过吗,花季少女什么情感也不能表达,完全在父母的照拂下成长,而且是被当做一个珍贵物品一样照料,任谁都会绝望吧。死不可怕,反而更是一种解脱。红衣服的草太郎,是章江对他最后的印象,在心里认定是恶魔的人面前解脱,或许也是一种自我救赎吧。

第五

电影后段出现的自称草太郎儿子的男孩是这部剧最精华以及可怕的地方。草太郎有说自己孤身一人,以及有给受害者的家属写信,可为什么这孩子自称是草太郎的儿子?这或许又跟当年他所犯下的罪有关系,男孩的母亲不会平白无故让孩子称凶手为爸爸,所以除了杀人,当年或许还有侮辱的过程。

男孩是无辜的,特别是章江开玩笑说出要杀了你那一刻他表现出来的态度,或许他也已经潜意识感觉到了什么。片中每个人都有恶,除了萤和男孩,这么去表现,或许导演想说恶不该循环,救赎和改变,才是下一代人真正应该去做的事情。

很高兴回答你的问题。

虽然知道丈夫愧对八坂,她潜意识里还是会觉得自己与八坂的私情是造成女儿受伤的原因之一,会自责,也许自责不与八坂有纠葛就好了,也许自责没有拒绝八坂就好了——在这样的自责里,会觉得自己“不清洁”,会反复清洗。而数数,往往是她幻觉看到八坂吧,数着数着,幻觉消失。幻影中的八坂在真实的数字声里消失。

上一篇:为什么有人靠赌赢了钱
下一篇:联想创始人柳传志成功的原因(联想创始人柳传志创业经历)
相关文章
返回顶部小火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