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本经历了几个幕府时代(古代日本幕府统治)

2022-01-01 18:11:46

所谓幕末时期指的是日本幕府时代末期——在日本历史上由武士阶级的领袖幕府将军建立的政权称之为幕府政权,这一政权和京都的天皇朝廷并存,然而整个日本的实际军政事务都由幕府政权一手操控,而天皇朝廷仅仅只是作为国家最高象征存在。自1192年源赖朝首创幕府制度以来在日本历史上一共经历了镰仓、室町和江户三代幕府政权,江户幕府是由德川家康建立并有德川家族的后裔世代统治的,所以又称德川幕府,这是日本历史上最后一个幕府政权,所谓幕末时期也就是指的德川幕府统治末期。

这一时期的日本和中国的社会结构有些类似:国民被分为士、农、工、商四个等级,所不同的是中国的士指的是文士,因为中国是一个有悠久的文官政治传统的国家;而日本的士指的是武士,因为日本长期以来就是由武士阶层开创的幕府在实际统治。其实在商之下还有两个阶层:一个叫秽多——就是非常脏的意思;还有一个叫非人——干脆就不当人看了。

尽管农民阶级受到武士阶级的统治,不过他们并不是完全逆来顺受的主。本来德川幕府的法令是禁止农民迁徙的,可在现实中因为躲避灾荒和苛捐杂税而自发的迁徙却是始终无法禁止的,事实上日本历史上也爆发过反抗幕府统治的农民起义,而且这些农民绝不是大字不识的乌合之众。

江户幕府时代末期日本的教育已达到相当高的水平并且形式多种多样:日本当时的公立学校叫学问所,主要教授中国古代的哲学和文学研究,还教民间小孩们识字。地方上的各个藩也有自己的学校,藩校设立的最初目的是培养武士阶层的文化水平——当时日本的军队系统实际由武士构成,包括部队的文书、会计等文职工作也一概由武士担任,这就要求武士必须具有良好的文化素质。事实上在明治维新之前一些思想较为开放进步的藩校就已经开始增设外语、军事、工程学等学科。1850年的日本男孩识字率为45%上下,女孩为13%左右,总识字率不仅超过了当时的清朝,即使和当时的世界霸主大英帝国也相差无几。学生学习的内容除了儒家经典,还会学习《商业指导》、《百商教程》等使用技术。通过学习,学生能够听懂官方文告,学会开具发票、记明细账、阅读农学手册等。

除了学问所和藩校之外,日本还有民间学塾和寺子屋——民间学塾主要是一些学者自己开办的学校,传播儒学、国学,后来转而教授外语和技术。学生也不仅仅局限于武士阶层的子弟。江户幕府末期和明治维新时期的高杉晋作、伊藤博文、福泽谕吉等风流人物都毕业于民间学塾。寺子屋则是进行儿童教育的民间学校,从城市到乡村寺子屋随处可见。

明治维新之前日本的商业已非常发达——这部分得益于德川幕府的参觐交代制度:各藩的诸侯大名们需要前往江户替幕府将军执行政务一段时间,然后返回自己领土执行政务。幕府执行这项制度的初衷是让诸侯大名们在长期的往返中耗费大量人力物力财力,从而削弱他们造反的实力。既然要让诸侯大名们在路上耗费人力物力财力,幕府大力发展诸侯往返途中的商业贸易,希望诸侯们在沿途花的钱越多越好。事实上在明治维新之前大阪就已形成大米期货市场,这是全世界最早的期货市场。

当罗斯柴尔德家族的生意刚刚起步,年轻的家族领袖们还在四处寻找商业机会的时候,日本的住友家族、三井家族早已经是富可敌国的一代豪商,而不为人知、依靠修筑寺院赚取利润的“金刚组”也存活了一千多年。这些不为外界所知的富豪们在深山老林里攫取矿产,在繁华都市中经营金融业务,在鳞次栉比的街道上贩卖酒和白花花的稻米。尽管经历了战国时代的动荡,但大量的商业行为并没有被无情扼杀,相反,混乱的时代推动了商人冒险精神的勃发,他们继承了武士忠信、勇敢、不屈不挠的精神,争先恐后地在时代的夹缝中创造财富。

他们甚至将这种精神不断发扬光大,走上了海盗的道路。诸多企业家精神百倍、目光如炬,和军阀携手作战,顺延着朝鲜和中国的海岸线一路掠夺,渴望发家致富。同时他们也热情地与葡萄牙人、荷兰人进行贸易、文化交流,他们用实际行动证明自己比骄傲自大、外表冷漠的大明朝更具有进取精神。这又像极了发现新大陆的哥伦布和那些践踏,同时也更新了东方文明的西方列强。但是他们的行为又不是盲目无依的,在这些商人的精神内核中,还有鲜为人知的“禅”性。早在大唐盛世,就有一个叫圆真的和尚从遥远的国度取回真经,落户在近江国滋贺郡(今日本滋贺县内),他重建庙宇、再造金身,供奉大唐佛法。后来这个取经人把寺庙更名为“三井寺”,而其所在的村落也随之改名为“三井村”。后来一代富商三井家族落户于此,并且随着村落的名称改称“三井”,再后来,近江国的商业力量不断膨胀,像一股暗流涌动在全日本,乃至全世界。

农业、商业、教育、运输......都在有条不紊的发展着,到了19世纪中叶日本实际上已走到一个十字路口,这时一次突发事件使日本人看到了一个崭新世界的蓝图,随即他们用奋斗、激情、阴谋、侵略和杀戮去构建他们心中的蓝图——此举不仅深刻的改变了日本自身,也震惊了世界——当然这种震惊既有进步性的一面,也有侵略性的一面,这种震惊甚至一直延续到了现在。这一突发事件发生在1853年。

1853年6月美国东印度舰队司令马休·佩里率领四艘浑身漆黑的美国蒸汽军舰出现在江户湾,佩里向日本幕府递交了美国政府的国书,表明了希望日本开放门户的诉求。事实上这并不是外国军舰第一次造访日本:早在相当于中国明末清初之际已向东扩张到太平洋沿岸的沙俄不仅和中国爆发过雅克萨之战,也和日本展开了对北方千岛群岛的争夺,同时俄国船还曾一度到达日本本土想迫使日本开国。19世纪横行全球的大英帝国也曾一度前来叩关,为此江户幕府于1825年发布过《驱逐外国船只命令》。然而马休·佩里这次造访日本却成功打开了日本的国门,这和十多年前发生在中国的一场战争密切相关。

1840年中英鸦片战争爆发,此前日本一直视中国为自己学习效法的对象,尽管也曾有丰臣秀吉挑衅中国的权威,尽管日本提出了”崖山之后无中华“的论点,但即使是对他们眼中的蛮夷——满清王朝尽管在文化心态上蔑视,但在现实国力上仍是自愧不如的。可鸦片战争却让日本看到了西方列强的船坚炮利——不到两万的侵略军越过大半个地球在一个老大帝国的土地上击败这个帝国。尽管德川幕府和清王朝一样执行锁国政策,但一直要求那些获得幕府颁发的朱印状而出洋贸易的商船返国时必须提交一份关于外国情报的风说书。长崎作为通商口岸和中国、琉球、朝鲜、荷兰等国保持着一定的贸易往来,与此同时日本也能通过这些国家的商船获得关于海外的情报。事实上在佩里舰队还没到达日本时日本幕府就已知道了这支舰队的动向。

尽管知道这支舰队的动向,但从没见过西方蒸汽轮船的日本人真见到这支舰队时从幕府到平民无不震惊,有的武士甚至拔出佩刀打算与美国军舰交战。这时在今天东京京桥区一家叫五月塾的培训班里一个留着山羊胡子的黑瘦大叔却不以为然地说道:”这几条船早该来了,真不知道上面那群官老爷在怕什么?”此人名叫佐久间象山。一位学生当即问道:“我大日本神国占尽天公地道,怎会轻易输给外夷?”佐久间象山不以为然道:“神国日本?你还没睡醒吧?什么是天公地道?当前只有大炮才是天公地道!你可知目前的日本造出一门大炮何其不易?眼下光这四艘黑船上就有百来门大炮,分分钟可以把江户打成一片火海,而在黑船的母国米利坚同等威力的大炮何止成千上万?”学生没再出言反驳,这位被老师驳斥得哑口无言的学生名叫吉田松阴。

佩里舰队在递交国书后并未在日本过多逗留,日本方面悬着的心随着舰队的离去又放下了,尽管佩里离开时留下了“我会回来”的话,不过日本方面却是能拖一天是一天,说不定您老突发急性脑膜炎呜呼哀哉来不了了呢?也不知道这帮小鬼子咋想的?就算佩里真有三长两短,美国不会再派新人带队前来?事实上佩里并没突发急性脑膜炎,他于第二年再度来到日本。幕府在审时度势后还是认定自己无力和美国对抗,于是在经过一番讨价还价之后双方于1854年3月31日签订了《美日神奈川条约》。尽管这一条约在中、日两国的历史教科书中都被定义为不平等条约,但其实日本既没割地也未赔款,只是开放了下田和函馆两处港口为美国捕鲸船补给和避风。尽管是在美军炮口下签订的条约,在面子上的确令日本很难堪,但其实并未对日本的国家主权有多少实质性侵犯,甚至从某种意义上而言:开放港口对日本也并非是完全无利可图的。

在与日本会谈期间佩里向日方赠送了火车模型和莫尔斯码电报机,日本并没像邻国中国那样将其视为奇技淫巧,而是迅速加以研究和仿制。日本人总是对新鲜事物充满浓厚的兴趣——事实上在佩里即将离开日本时发生了一段小插曲:两个日本人趁着月黑风高爬上了黑船并告知佩里希望和佩里一起去美国,去实地看看美国强大的原因。只想做生意而并不打算多生事端的佩里叫来了官府的人。由于出洋是违反当时德川幕府的锁国制度的,所以这两个日本人被抓了起来。不久之后五月塾的佐久间象山也被官府抓捕,原来打算乘坐黑船偷渡美国的是一对师徒,其中的老师正是佐久间象山的弟子吉田松阴。

尽管吉田松阴试图实地观察美国的愿望落空了,但日本的门户开放已是不可逆转的时代潮流:安政5年(1858年)6月江户幕府签订《日本国美利坚合众国修好通商条约》,7月与荷兰、俄国、英国,9月与法国缔结类似条约及贸易章程。这些条约规定开放箱馆、兵库、长崎等五个港口,江户、大阪辟为商埠,可派驻领事等,从翌年7月起实施。条约还规定领事裁判权、协定关税率制度等,因而是不平等条约。当然在这一过程中日本也不是完全逆来顺受,当日本表现出不驯服时列强也会使用武力威胁:1862年英、法两国以保护侨民为由驻兵横滨。1864年英、法、美、荷四国组成联合舰队占领下关炮台,向幕府勒索300万美元的赔款。1864年这四国又强迫幕府修改税率。至此日本成为列强的销售市场和原料供应地。由于外国工业品充斥市场,手工工场和手工业者受到严重排挤,破产和失业者日益增多,社会矛盾日益尖锐化。1859~1867年间日本爆发了96次农民起义,全国各地爆发了空前未有的市民暴动。

在空前的民族危机时刻日本官方主导下自发的改革也开始启动了——过去我国一直将日本的明治维新同我国的洋务运动、戊戌变法进行对比并言之凿凿声称:我国近代化改革早于日本,理由就是我国是在1840年鸦片战争后开放的国门,而日本却是在1853年黑船来航后才打开国门,比我国晚了13年。然而事实上日本的改革早在1853年之前就开始了:1841年幕府在首席老中水野忠邦主持下实行天保改革,表面上看这次改革和之前中、日等东方国家传统意义上的改革没多大区别,似乎完全不能和近代化挂钩,然而实际上这次改革是幕府在仔细分析了自前一年爆发的中英鸦片战争后为挽救自身统治危机为采取的应急手段。改革的要点内容大致如下:①巩固幕藩领主制经济基础,限制农村人口流入城市,强迫外流的农民返乡,严格限定农民外出做工期限,严禁农民从事副业生产。② 抑制物价上涨,实行公定价格,禁止奢侈,矫正风俗,严格限制城乡人民生活,并且解散“株仲间”(同业公会),以废除其对商品的垄断权,实行自由交易,增加江户商品进货量。③为增强幕府经济实力,稳定财政收入,1843 年9月发布《上知令》(封地调换令),宣布将江户城周围10(日)里、大阪城周围 4(日)里范围内的大名、旗本领地收作幕府直辖领地。④为避免重蹈中国清朝在鸦片战争中惨败的覆辙,缓和同西欧列强的紧张关系,幕府撤销1825年的《异国船驱逐令》,发布《燃料淡水供给令》,只要外国船只有求,就可以供应燃料、淡水和食品。⑤实行富国强兵策,加强对江户湾等战略要地的警备,以巩固海防。幕府的对内改革措施实质在于抑制商品经济的发展,维护和加强封建领主所有制,因此未能缓和尖锐的社会矛盾,反而导致经济混乱,引起社会各阶层的不满。1843年9月水野忠邦下台,改革失败。

在幕府改革前后地方藩主大名们也进行了改革,这其中以萨摩藩的改革最为典型:萨摩藩改革前负债累累,出身下级武士的家老调所广乡1827年上台后,以赖帐的办法实际上取消了对三都(江户、大阪、京都)大商人的债务关系。为增加财政收入,致力于引进先进农业技术以提高产量,发展商品经济,实行红糖藩营专卖制度。军事上采用洋式炮术,制造枪炮、火药。其改革为以后藩主岛津齐彬实行殖产兴业、充实洋式军备的政策开拓了道路。在长州藩,主持藩政改革的村田清风致力于新士风和武士教育,同时压缩财政开支,以37年为期偿还藩和武士借债,以整理借债。缓和专卖政策,减轻租税,并加强以下关为据点的藩营商业和海运活动,奖励洋学,采用洋式兵术。在肥前藩,藩主锅岛直正在农村实行均田制,推行陶器和煤炭的专卖政策,并铸造大炮,建筑炮台,以增强军备。在中下级武士参与并领导下,以整顿财政和富国强兵为目标的藩政改革基本上取得成功,奠定了左右幕末政局的经济和军事基础,给予日后的树立维新政权运动以重大影响。

除了自上而下的改革之外,此时民间各种思想流派出现了大爆发的现象,而在1853年美国黑船造访日本后这种现象就表现得更为明显了:当时只有22岁的孝明天皇对一切进入日本的外国人和外国势力都极为厌恶,并且他也敏锐地意识到在外国入侵的威胁之下自己有望摆脱幕府的控制而独立发声,于是他开始公开表明自己反对外国势力的立场。此时在日本的地方藩主大名中水户藩向来以鼓吹尊皇论而闻名日本,既然天皇陛下已表明了反对外国势力的立场,于是水户藩不失时机地提出一个新概念:攘夷——就是把一切外国势力赶出日本的意思。对此有人给出了两个字的评价:愚蠢,此人名叫佐久间象山。

佐久间象山在鸦片战争发生后不久就以魏源的《海国图志》为蓝本写出一部《海防八策》。该文的主旨是:日本作为一个海洋国家必须要在以后的世界潮流中掌握海权,而当前尽管无法敌过西洋的坚船利炮,但也该有所准备——比如多造炮台,尽可能不要进口大炮,而采用国产武器等等。尽管佐久间象山对水户藩的攘夷论调不以为然,但他也以攘夷派自居——他将自己的观点归结为大攘夷,将水户藩的观点嗤之为小攘夷。佐久间象山对大小的区别有过如下解释:所谓大攘夷就是要潜心学习西洋一切先进学术,待自身变得比他们更强大时再以坚船利炮将之一扫而出。

佐久间象山的弟子吉田松阴则跑回来家开办了松下村塾,教授学生们儒学经典、军事理论以及尊王思想。吉田松阴还将尊王论调和攘夷观点结合成为尊王攘夷论,不过他所宣扬的尊王攘夷论可谓是当时的日本最为激进最具侵略性的观点。尽管水户藩长期以来也鼓吹尊王和攘夷,但吉田松阴明显要激进得多:水户藩只是强调幕府要通过尊皇来获得政治权力的授权背书,但还是承认幕府实际统治日本的地位;吉田松阴却强调尊王就是要明确天皇是日本唯一的权力中心,换句话说吉田松阴已将尊王和幕府对立起来,由此为配合自己的尊王攘夷论调(简称尊攘)吉田松阴又提出了倒幕概念,所谓倒幕就是以武装力量推倒幕府。与此同时吉田松阴又把攘夷和尊王两个概念合二为一并赋予了新的解读,而他这种解读方式对中、朝等亚洲邻国而言是一种充满侵略性的解读方式。

此前日本的攘夷论点无论是水户藩那种直接排斥外夷一切事物的方式,还是佐久间象山那种潜心学习的方式,毕竟还都是立足于通过日本自身的实力反击外夷的侵略。而吉田松阴却公然提出了在亚洲各邻国臭名昭著的论点:失之欧美,取偿东亚。吉田松阴曾著有《幽囚录》,在这本著作中吉田松阴明确指出:当今日本“继续扩充武备,大造舰船”用于开拓北海道、夺取琉球并责令朝鲜前来朝贡,然后再进一步染指满洲、台湾、菲律宾。事实上后来日本对亚洲邻国的侵略政策有相当部分延续的正是吉田松阴的路线。

然而思想的大爆发是一件利弊参半之事——当时的日本形成了四种政治思潮:尊王、佐幕、攘夷、开国。每个人都认为自己的主张是对国家和百姓最有利的,可有时爱国之心也会成为祸国乱国的根源——由于政见不同当时的日本街头常有人拔刀互砍。直到一个叫坂本龙马的土佐下级武士站出来大声疾呼:”日本的问题不是军事、经济的问题,而是团结统一的问题,日本必须用同一个声音在国际上发言“。他为实现这一目的而四处奔走,将原本政见各异的各路政治派别凝聚在一起。尽管当他完成这一历史使命后就遇刺身亡,但被他凝聚起来的政治势力推行了彻底改变日本命运的明治维新。

要看从哪方面来说了、是指实际控制日本的幕府将军,还是指民间情况。还是说对外的外交。

想简明扼要的说日本德川幕府末期的历史,是比较困难的。

但真要是想要几个标题概括的话,笔者是那么看的

鸦片战争后殖民者到来,美国黑船到日本,幕府妄想继续锁国到靠洋人来继续统治日本,日本激进派从对洋人的敌视到对幕府的憎恨(尊皇攘夷),日本造反派(西南强藩)的改革。幕府的对维新派的战争失败。

这几个标题,大概是可以概括幕末历史了。

上一篇:爱因斯坦是一个什么样的人(爱因斯坦是如何成为天才)
下一篇:大轰炸被取消上映原因
相关文章
返回顶部小火箭